翟传海:敏劲儿

2019-12-11 15:36:00 来源:翟传海 点击量:8250 分享到:

微信图片_20191211153814.jpg


“兔蛋,官儿不大官威不小!”是山阳市商业银行的一个“敏劲儿”。这“敏劲儿”是山阳市一家大型国有商业银行一位老职工留下的。那老职工叫陈有亮(当然不是与朱元璋大战的那位,人家叫陈友谅),转业军人,人特实诚,绰号“牛球怪理陈有亮”。

咋个实诚呢?说当年他在某营业所做出纳,省行领导去查库。省、市、县一大群领导,在昏暗的库房里(那时银行营业网点都有金库),汗流浃背地查了大半天竟然短库3分钱。

“那谁,你在挤挤,是不是破币哪儿不对(那时还有纸分币)?”省行领导让他自己在查查。市、县领导也汗流浃背地附和说:“对,对,有亮你再好好挤挤!”其实,那是一个台阶儿。是给他的一个台阶,也是给领导的一个台阶、给大家的一个台阶儿。而他却数了点,点了碰,吭哧了半天说:“就是短款3分”!

乖乖开啥玩笑,银行可是“三铁呀(铁账、铁款、铁算盘)”。结果被通报全省,你说这算不算特实诚?

如何牛球呢?说有一年县支行安排内部子弟(那个时候县支行可以安排人)。结果一公布,不是领导的子弟,就是领导的内弟、外侄也或大姨姐、小姨妹啥的,就是没有他的子女。他找领导理论,领导说:“这是党委的决议”。他一听牛脾气就上来了:“啥球决议,不就是你们几个人咕叽咕叽吗!”从此就有了绰号——牛球怪理陈有亮(不过他去世前有人问他“还牛球不”?他上气不接下气地说:“老早都不牛球了”)!

微信图片_20191211153820.jpg

再说说“敏劲儿”中的另一个主人公吧:那家商业银行山阳市分行先前的一位副行长(碍于面子咱就不点名道姓了吧),绰号“秀感行长”。其文化水不平,靠裙带关系和“提钱提”,先科级后处级,相当牛逼。

微信图片_20191211153823.jpg

咋个“文化水不平”呢?就说说“秀感行长”的来历吧。说那年他凭借他姐夫(当时市分行的一位副行长)的关系,弄了个县支行纪检组长(与支行副行长同级,人们都叫行长)。那个时候还兴对犯人实施公捕,在职人员犯法还可在本系统内召开公捕大会。当时信用社(那时行社还是一家)一职工收贷款500元不入账,为了警示大家,召开了一次全县行社公捕大会。公捕时检察官示意后,这位纪检大组长一声令下:“把犯罪分子XXX拉上来”!两个公安人员架着那个“贪污犯”,从后台大步流星地跑到前台,当众绳捆索绑之后,一脚将其踢跪在地。那“贪污犯”疼得呲牙咧嘴也不敢吭声。正在这时,他高声宣布:“犯罪分子XXX,长期以来经不起金钱的秀感(诱惑)……在行社领导和检察人员容智(睿智)的洞察下……”疼得呲牙咧嘴的“贪污犯”,还没听完“噗嗤”一下竟然笑出了声。

这位“秀感行长”不仅能把“诱惑”读作“秀感”,也能把“深圳”读成“深川”。能把“如履薄冰”解释为“怀里抱冰(一会就化了,多危急!)”,也能把“知书达礼”说成是“光知道书本知识不够,得经常送礼(也是,不送礼咋能往上爬呢)”等等。他让属下写廉洁报告。报告中有“为政清廉”一词,他看后竟提笔改为“为政青年(从政当然要年轻嘛)”。属下打印时,理所当然、不加思考地地改回“为政清廉”。结果,他却大发官威:混账,领导改过的东西,错的也是对的!

“秀感行长”有多牛逼呢?人家一张嘴就是“我的办公室”、“我的办公楼”、“我的员工”……(员工们一听便私下咬牙:“爬你大那蛋,再让你干两天整个银行都成你的了!”);人家每次外出都是甩手下楼后,再让司机上楼拿提包、取茶杯;人家每次给下属安排工作都是拍桌子震椅子,人家每次下乡必须前呼后拥,人家每次下乡必须高接远送,且必须有一把手到场……

微信图片_20191211153855.jpg

说到一把手到场,人家还有个广为流传的“佳话”:说后来他姐夫坐了市分行的头把交椅,他做了市分行副行长后到某县支行检查。因为那天因县行一把手到企业营销,县行里的副职们便把其一行安排到宾馆休息。县行一把手因公回行较晚,其他副职也不好擅作主张,快十二点了也没去请其一行就餐。跟随的同志们也没觉有啥,可人家这位大行长却“不怒自威”——自个到街上报了饭。自己上街吃饭倒也没啥,问题是人家县行早已说好在内部食堂高标准安排了,问题是这位行长大人偏偏在他县行门口一家贫民餐馆就餐。问题是县行一把手风急火燎在十二点前赶回后,率全体班子咋请人家也不走。问题是打死也不让人家县行任何人在小餐馆招呼,问题是随行人员每人一碗烩面钱,是人家这位大行长自己掏的腰包……这叫那个啥——发威于无形,老百姓叫打脸!

扯远了,那个“敏劲儿”到底咋回事呢?说一年,陈有亮得了一个什么标兵,从县支到市分行参加表彰大会。会上陈有亮多次进出会场,正在发言的“秀感行长”见了勃然大怒:“陈有亮,咋就你不安生?”也不知陈有亮是真实诚还是假实诚,竟然当众大声报告:“岁数大了,前列腺发炎哩”!于是会场一片哗然。

对此,“秀感行长”可不饶他——立即宣布红头文件通报批评——扰乱会议秩序!要说啊这通报批评也没啥(不是处分,也不扣工资,人家大行长要的是个官威),可“牛球怪理陈有亮”却牛球不依。当天中午,分行领导班子正在机关小灶,几菜几汤地用膳,陈有亮就找上了门。原本没打算找茬的陈有亮,只想同着领导班子求个情。可“秀感行长”一见他擅闯领导御膳房,气不打一处来:陈有亮你要干啥?领导们正在用餐,你给我滚出去!牛球的陈有亮一听“滚出去”,当即拽着他大吼起来:“兔蛋,你官儿不大官威还不小!”

话说到此,“闲话”原本就说完了。但事后,“秀感行长”一直建议开除陈有亮(最低解除劳动关系)。陈有亮一气之下,干脆牛球到底——把“秀感行长”给弄进了监狱:前些天他利用查库之际,顺走了一名柜员一把一万元钱。那名柜员当天碰库,上天入地找不到。直到第二天查看了录像,才确定是他干的。不过,当时“保护伞”说是领导对那个柜员的考验!

经过一番折腾,连带牵扯出的行贿受贿,那位牛逼的“秀感行长”被判了八年。不过,刚过一年他就因病仙逝了。不久,牛球怪理陈有亮也在“老早就不牛球”中寿终正寝了。

人死如灯灭,但那个“敏劲儿”却越传越广。在山阳市总会有人,动不动就会来那么一声:“兔蛋,官儿不大官威还不小!”

作者简介: 翟传海,中国散文家协会会员,中国散文学会会员,河南省作家协会会员,中国金融作家协会会员,中国农业银行作家协会会员。


分享到: 编辑:刘毅

相关新闻

  • 文学
  • |
  • 2020-01-19 09:41
  • 13135
  • 文学
  • |
  • 2020-01-19 09:37
  • 14942
  • 文学
  • |
  • 2020-01-17 17:43
  • 11006
  • 文学
  • |
  • 2020-01-17 11:38
  • 14895
  • 文学
  • |
  • 2020-01-15 08:42
  • 870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