裴雪杰:春会轶事

2020-03-26 09:40:38 来源:龙腾18luck新利客户端 点击量:8481 分享到:

timg (2).jpg

做饭时间到了,我如熬夜网迷一样在心中言语着:“再稍等一会,嗑一会瓜子就开始做。”我心中督促着,行动却在抵赖,一个“一会儿”加上一个“一会儿”竟将半袋瓜子扫荡一空。

这样不知不觉吃掉不想吃掉的东西,我小时候也经历过一回。

那时候我的老奶还健在,由于我乖巧懂事,西边的村子农历四月初一起大会,老奶奖励我两元钱。之前我好像还没有独自花过一分钱,那时的两元钱就是一个学期的学费,我非常担心,担心爹妈知道后没收拿去买日用品,于是悄悄地怀揣着那难得的钱,独自去赶会了。

现在想来,我这独来独往的毛病也许就是从那时养成的。

由于没有花过钱,根本不知道将钱花在哪里,正在踌躇犹豫间,不知不觉,真是应了“民以食为天”这话,我没有在那“鲜甜解渴,一分一喝”的冰糕水摊位前停留,就发现前面有卖火烧饼的,从没有吃过火烧饼的我,没有细想就花了一角钱买了个火烧享受美食起来。美食过后才想到了弟弟妹妹们,有点心疼又有点自豪地又用一角钱买了一个,我要给弟弟妹妹们捎一个,让他们也饱饱口福。

带着这个美好愿望,我一路向东。

可是那天弟弟妹妹们并没有吃到火烧。这还真不怪我,要怪只能怪天公不作美。

那天,我走着跑着、跑着走着,一心想早点回去好让他们早点分享美味。可是刚出那个村口,轰隆隆的雷就响起来了,不一会儿雨也跟着到了,我快跑慢跑终于跑到一地头的机井房旁,眼见好多人都在那里躲雨,我就没有接着再跑。是的,躲躲雨也不耽误什么事。

躲雨的人们要么在谈论买的针线布匹鞋拔子的质量,要么在评价掀耙扫帚牛笼子的优劣,只有我什么也没有。忽然想起来了,对,我有火烧饼。于是我悄悄地拿出来炫了炫,晃了晃,这一炫一晃不打紧,把我的肚子里的馋虫勾了出来。我用指甲掐了一点送入口中慢慢品味着,雨一点也没有停的意思,躲雨的人们的话也一如既往地喧喧闹闹。

我看看天空再看看人群,看看人群再看看天空,实在是无事可做,于是我对着火烧饼又掐,再掐,再再掐,一点儿一点儿地送入口中。

等到雨后彩虹出现在天空的时候,我发现我竟然把火烧饼吃完了。回到家里,买火烧时的高兴劲被没有了火烧的沮丧感所代替。

在爹妈声声追问我如何花掉两角钱的时候,我只字没提说火烧饼的故事,倒是骗他们说我在“鲜甜解渴,一分一喝”的冰糕水摊位那买了两份雪糕水,换开的一角八分零钱不小心弄丢了,然后乖乖地交出了剩余的一元八角,听任他们一顿数落。

弟弟妹妹们嘻嘻哈哈:“拿着巨款却不会消费,没有见过你这个大笨蛋。”那时,我也装出笨蛋的样子,配合着朝他们瞪瞪眼。

那个春会就这样很快就过去了。

可我低估了这件事对我的影响,因为我都数不清它给我带来了多少个一模一样的梦。

我变成了猪八戒,我总在吃西瓜,嘴里总说着非常在理的话:“第一块,请师父吃;第二块请孙悟空吃;第三块请沙和尚吃;第四块,嗯,是我的。”但是行动上却总不由自主地做着背道而驰的事,最后结果呢?总是我张开大嘴巴,几口就把西瓜吃完了。昨晚,这个猪八戒又再度复现。

就是现在,我这贪吃的毛病还没改。

裴雪杰,70后,河南省镇平县人。工作之余,喜欢写点随笔,有“小豆腐块”在《读者原创版》和《18luck新利客户端日报》发表过。


分享到: 编辑:韩冰

相关新闻

  • 文学
  • |
  • 2020-03-27 09:05
  • 11563
  • 文学
  • |
  • 2020-03-27 08:40
  • 14671
  • 文学
  • |
  • 2020-03-27 08:34
  • 11176
  • 文学
  • |
  • 2020-03-27 08:31
  • 11110
  • 文学
  • |
  • 2020-03-27 08:29
  • 1241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