虎啸风:轻启轩窗 独自盛开

2020-03-27 08:31:39 来源:龙腾18luck新利客户端 点击量:11110 分享到:

清浅的日子,风已吹绿如眉的远山。独坐书房,饮一杯清茶,再次渴望去流浪。

想去看看别处的城市,或者别处的村庄。体味人们各自不同的生活,聆听人们互异的方言。

对未来,从不做过多设想。不再把得失寄予眼前,不再用光阴谋取稻粱。丢开纠缠,忘掉阴晴圆缺的变幻;摆脱桎梏,获得灵魂的自由。

只想去作一棵树,一瓣花,一抹残霞。个性的散漫自由,是一种解脱,一种途径,只是将自己的内在充盈。

每当暖阳初照,心里就溢满温情,想对谁说。夜色阑珊时,那份醉意,分外清晰。想去喝茶、聊天、休憩,读书听音乐。

读书也是为了解忧。少年的青涩是眉间的淡愁,远离家园,却不是离散的注脚。游离的是自己心灵的求索,是上帝恩赐的一壶清酒。

知心朋友,非必要知冷知暖,只是喜欢你的喜欢,忧愁你的忧愁。共痴共笑共糊涂,共举一杯酒,共赏一出剧。台上的是疯子,台下的是傻子,演的疯了,看的傻了,所求仅只是心灵的共鸣。

今天的结束,是明天的另一个开始。这一纬度的死,是另一纬度的生,所以不惧怕死,也不在乎怎么死。不贪恋生的温暖,死也未必寒冷。将生命望成一池秋水,锁清秋于眉间,自由就开始了。

喜欢诗词,喜欢纳兰与仓央嘉措。想去的地方,要回的地方,都同样是生命的归宿,虽然与他们素昧平生。花开的瞬间,雨落的一刻,也是同样的情思,同样的颤动。

只是,内心深处的起落,失意时的高歌,可否忘记了自己?你不问,我也不说。一切都在时间里泯灭,在光阴里旖旎。蹁跹的身影,淡淡的回眸,瞬间就已成灰。

于是,心里渴望一场雨。

一场空灵的雨,凝成思量,却又放下,结成冰霜,必自消融。来的去的,没有邀请,也不送客。如果是命数安排,我不抗拒。只不过魂里梦里,有些泪光。就让风吹过肩膀,一枚落叶,是归去的方向。

也许,不言不语方为人生。希望与期盼,换眉间一抹清尘。细细想来,思虑仿佛是一个古雅女子,不染青黛,不着胭脂,只在内心埋一枝青莲,白色长裙上,绣一朵蓝色芙蓉。

欲问离去的身影会否孤单,漂泊的流云会否凝雪。

不与太多人接触,独自清雅。翻开卷宗,如翻开自己的内心。只愿保持孩童的天真,不被俗世沾染。

横一支短笛,访山峦几许,清溪翠嶂,待春风十里。一花一草,朗月繁星,谱一阙传奇。

寻常巷陌,听花开的声响;踯躅海边,见涨落的潮汐。数十岁生命,一日一日地度过,快也由你,慢也由你。不曾迷失,不觉空寂,凝视、聆听,浅笑、低语,喜悦如一个孩子。

阳台上的花开,灿如诗句,初春的弦月,细如柳丝。推开窗子,迷蒙了眼眸,找不到自己。

在清晨,在黄昏,在惊蛰后的鸟声里,枝头绽放,都只为那一抹青霞。

分享到: 编辑:史乐

相关新闻

  • 文学
  • |
  • 2020-06-05 19:56
  • 12511
  • 文学
  • |
  • 2020-06-05 15:37
  • 11047
  • 文学
  • |
  • 2020-06-05 15:34
  • 8265
  • 文学
  • |
  • 2020-06-04 17:37
  • 12028
  • 文学
  • |
  • 2020-06-04 17:35
  • 951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