曹向辉:魂牵梦萦仝家岭

2020-06-04 16:37:56 来源:龙腾18luck新利客户端 点击量:13590 分享到:

image.png

仝家岭是我师范毕业后参加工作的第一站,那里风景优美,民风淳朴。二十多年了,那里成了我生命中最难忘的音符,也常常乘着歌声的翅膀飞往记忆深处的那道岭那条沟。

1998年的春节期间去看望外公外婆,外公啰哩啰嗦,为我师范毕业后何去何从念叨个不停。他边往我碗里夹肉,边自言自语道:“辉,今年都毕业了,这将来分到哪教书呢?这要是分到仝家岭,那可够远了!”仝家岭在哪?我一点也不了解。外公告诉我说,仝家岭是石佛镇北部的一个小山村,挨着赵湾水库。当时的师范生毕业分配,是各回各乡镇,由乡镇分配。

不曾想,当年秋天还真应了外公的预言。镇上一纸文件,竟把我们那帮刚毕业的热血青年,分到了北部贫困山区的小学工作,而且必须在那里工作三年后才能转到平地的学校。虽然老家离仝家岭只有十几里的路程,却从来没有去过。当坐在通往那里的车上,望着窗外光秃秃的山峦时,我的心如同那颠簸的路一样坎坷不平,咚咚咚地跳动着,跳动着。

image.png

车子停在校门口,我拿着行李从车上下来,呆呆地站在那里。一栋独独的二层楼房依山而建,墙上只显那几个又大又脏的窗户,没有上漆的门破烂不堪,仿佛一脚踹下去就能踹个洞。往教室里一看,学生的课桌,教师的讲课桌都快成了老古董,不是缺胳膊就是少腿。教学楼西边的巴掌大点的空地是操场。像这样仅有一栋楼的学校,我是第一次见到。学生们围在校长门口伸长脖子,睁大眼睛,挤着看我,像见到外星人一样稀奇。

仝家岭依山傍水,山峦起伏,山路崎岖不平,周围有九道沟。在那里,我收获了人生中最美的风景。那里曲径通幽,竹林深深,极为宁静。村里大概十几户人家,每家的小院各有特色。那里有石头砌成的墙,有土夯成的墙,也有用土坯垒起的墙。几户人家的“大门”不重样,有的是用指头粗的树干编成,有的用几块木板钉成。夕阳西下,我在孤独寂寥中爬上山坡,踩着山顶鹅卵石,赏彩霞织出的云锦,看库水波光粼粼。在那里,神思宁静,仿佛走进了另一个世界。村民们悠闲自在地在山间劳作,过着慢节奏的生活,不是神仙,胜似神仙。

那时,正值桃李年华的我,白皙的皮肤,长长的天鹅颈,衣着时尚,走路一阵风。学生们不仅喜欢我,还喜欢我教的语文课和音乐课,再加上我的责任心强,平易近人,学生们的成绩一直名列全镇前茅。三年时光里,我和孩子们打成一片。我给他们讲外面的世界,解释什么叫“节目”,鼓励他们好好学习,将来走出大山。春天,我们去山坳里挖蒲公英;夏天,我们在野外薅勒马红,去水库的浅水区逮鱼;秋天,去寻找金黄色的野菊花;冬天,一起趴在栏杆上欣赏雪景,看那长尾巴野鸡一头扎进雪地里。

image.png

三年时光里,跟外界的接触也渐渐少了,我的性格也由以前的开朗变得压抑,每次见人就觉得脸红,无话可说。于是,我便想离开大山,到江湖上走一遭。闲暇之余,我便跟着电视机里的播音员学习播音,时间久了,就爱上了播音。每当郎永淳、邢质斌、李瑞英等国字脸一出来,我便跟着他们一字一句地学,一字一句地播。甚至,我用录音机录下一段,然后再记下文字,反复读,反复练。机会是给有准备的人,最终我参加了县里的播音员公选,当了一名纪念馆的讲解员。虽然没有实现我的播音梦,但还是调回了县城。我还要感谢自己在山里的积累和努力,感谢关心和帮助我的人。

山里人纯朴。在遇到大雪封山,回不去没得吃里的时候,邻居雷娃的母亲便装满一筐的菜和面条,让她的女儿小雪给我们送来,以解我们的燃眉之急;学生们争先恐后地到很远的地方为我们抬水;学校的领导也时刻关心着我们;百姓们也很尊重我们。

时光匆匆,我的学生们也已过而立之年。他们已为人父,为人母。我也踏入了不惑之年的门槛,当年那长长的天鹅颈也几乎失去了光环,青丝在不知不觉中变成了白发。那些失去的时光啊,变成了最美的流年,也是我生命中最美的一道风景。

image.png

在山里工作的时候,我总渴盼有一天能长着翅膀飞出山外,感受山外的世界。可有一天,我真飞出去了,却又深深地留恋那片热土,向往着她的清静之美。每当我和同事们去更深更远的山里扶贫,路过那里的时候,他们总要提醒我一句:“向辉,到你老家了!”我赶紧接上一句:“走,下去喝鸡蛋茶!”说着,我便扭着头望一望那所没有学生的校园。每次路过,我都要放慢车速,扭头,望一望,再望一望。啊!这是我生活过三年的仝家岭;这是我踏入社会的第一步;这是我梦想开始的地方。

仝家岭,我深深地怀念你!

image.png

曹向辉,河南镇平人,18luck新利客户端市作协理事、镇平县作协副秘书长、《涅阳文学》微信公众平台主编。曾当过教师,现从事文博工作。

分享到: 编辑:史乐

相关新闻

  • 文学
  • |
  • 2020-07-10 08:35
  • 9055
  • 文学
  • |
  • 2020-07-10 08:30
  • 10850
  • 文学
  • |
  • 2020-07-09 19:38
  • 14049
  • 文学
  • |
  • 2020-07-09 18:49
  • 14097
  • 文学
  • |
  • 2020-07-09 18:44
  • 8807